TOXI

要向前看撒

炮仗先生和他的小白脸

 

Part 10



吴世勋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他最近好像偷瞄边伯贤时间越来越长了。

平心气和来讲边伯贤长得很好看,不然吴世勋也不会把他捡回家还这么好吃好喝的供着。可是比边伯贤好看的人多了去了,比如朴灿烈,鹿晗,他也没见整天盯着别人看啊。

一会儿不见边伯贤他就心痒痒,看见了也想抓过来揉揉抱抱。或者不干什么,就那样看着边伯贤他也觉得心里踏实。如果边伯贤能对着他说说话再笑一笑,他能偷笑一整天。

比如他现在看着边伯贤专注的做烟火就觉得挺满足的。

边伯贤的手指很细,纤长,白皙。不像平常人家小孩儿的手,倒像是古时候含着金钥匙出生贵公子的手。很好看。

啧。

边伯贤觉得吴世勋最近黏他有点过分了。上个厕所都要防止吴世勋跟着了。

跟小屁孩儿央着家长求爱的抱抱似的。

不过说起来他从来没看到过吴世勋回家。不是这里这个家,是有他自己父母的那个家。

想着想着就秃溜嘴地问出来了。

“你怎么从来不回家啊,一个人住这儿?”边伯贤很好奇,虽然他觉得这样打听人家私事儿有点不太好。

“嗯?”吴世勋倒是没什么大反应,“不想回去,回去也没意思。”

“你可以回去陪陪你家人啊,他们肯定都想你了。”边伯贤语重心长的劝着,他就觉得这小孩儿身在福中不知福,太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了。

谁知吴世勋突然声音一冷,“我爸才不会想我呢,他巴不得我不回去打扰他们一家。”

“这些事儿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以后别问了。”吴世勋烦躁的冲边伯贤摆摆手。“别做烟火了,现在又不过年也没人要放。做了也没用。”

边伯贤瞪着吴世勋有点哑口无言,又摸着他哪块逆鳞了,突然就发火连个招呼都不打。

吴世勋自己平复了一下心情,抬头看见边伯贤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跟研究动画片儿里那些小人是不是真吐血似的。觉得有点可乐,他知道刚刚是自己话重了。

这才反应过来,要是边伯贤生气了不理他了怎么办。

这可不行!!

他抹了把脸,站起身。

“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边伯贤跟着站起来,“其实你要是觉得做烟花没用,我还可以做火药的。“他顿了顿,看吴世勋并没有阻止他的意思,继续说了下去。”我以前也做火药的,金钟仁说你们家里是干这个的。“他连带手比划了一下,”我就稍微研究了一下,发现可以做,你如果需要的话,我明天就可以做好给你看。“

吴世勋太惊讶了,以至于他都没挑出来金钟仁这根刺。“你还会做这个?“

“会一点点。“边伯贤不好意思的低头说道。”都怪我以前没好好学,不然一定可以做更好的。“

吴世勋觉得自己真是捡了个宝。估计那天得是老天爷开青光眼了才会让他碰见边伯贤。

“下次吧,先带你去见一个人。“

“哦。“边伯贤乖乖走出来去穿衣服。

吴世勋跟在边伯贤身后,看着边伯贤头上一撮毛随着他走路的姿势一颠一颠的。忍了好大劲才没上手捋一把。

天呐要命了怎么这么可爱!!

开车的路上吴世勋开了收音机,是首英文歌。

边伯贤支着耳朵听了半天也没听懂那里面唱了啥,过了一会儿倒是听得脑袋疼。

他这边皱一皱眉,那边吴世勋马上就发现了。

“怎么了?吵到你了?“

边伯贤不太好意思开口,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吴世勋就关了收音机专心致志的开车。

“你喜欢听歌?“

“也没有,就开车有点无聊。“

“哦。那我唱给你听吧,可能不对你胃口。“

听到这句话吴世勋简直受宠若惊。“不会啊,你唱,我喜欢的。”

“你等等啊。”吴世勋掏出手机,点开录音机。“唱吧。”

边伯贤奇怪的看着吴世勋这些动作,他对手机还不是很熟,不知道吴世勋在干什么。

他琢磨着吴世勋现在心情是好还是不好,得唱的合人家心意。他挺喜欢唱歌的,不想第一次唱给吴世勋听就毁了。

那就唱个欢快的吧,他最后想着。心情好不好都合适。

“寒食过 云雨消

不夜候正好

又是一年采茶时节暖阳照

风追着 蝴蝶跑

谁家种红苕

木犁松土 地龙惊兮蚁出巢

翠盈盈 悠香飘

茶垄漫山绕

钻进田间 扯下笠帽 春眠要趁早

戴胜鸟 莫要吵 

容我睡一觉

梦中人声声唤四宝

……“

边伯贤顿了顿,后面的他有些忘词了。

“哼哼哼哼….

吴世勋一只手搭在大腿上曲起食指打着拍子,忽然听到一阵糊里糊涂的哼哼声。顿时就乱了。

他有些好笑的看了边伯贤一眼。边伯贤正闭着眼假装自己看不见。

看着这样的边伯贤,吴世勋长长呼出一口气,突然就放松下来了。以前并不是这样,他去看他妈的时候,内心老是像堵着一块大石头,憋得慌。

他妈两年前去世的,因病去世。他也不知道他妈之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倒了还是绝症,总之等他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没有妈了。

他爸对他一直不闻不问的,他妈死了之后没过几个月就又娶了一个女人。从那之后他就搬出来了,他爸只是每个月给他打生活费,不过他没看过,他自己跟朋友打伙投资做生意,够他花好几年了。

不回家,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打过。当然,他爸也没给他打过电话。

其实有一次他回去过,回去收拾他妈的东西。他妈的房间依旧在二楼左拐第一间,没人碰,也没人打扫。他仔仔细细的把屋子里所有边边角角都擦了一遍,然后收拾好东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

他把那次看做他最后一次回家。

人嘛,总要向前看,他一个将门后人,总要活出个样子,现在遇到了边伯贤,他觉得自己不能再止步不前了。

车慢慢行驶到一座山角下,然后停了。

“接下来的路要靠走的,你累的话跟我说一声,有点远。”

边伯贤抬头看看这座山,感叹了一下在这寒冬腊月的竟然也能感受到春意。真神奇。

吴世勋在前面带路,这次走得有些慢。他从小被他妈逼着训练,体力自然一等一的好,他只是担心边伯贤会遭不住。

边伯贤有些微微喘气,不过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这山四处都种着花,他叫不出名,但也看得出来有人在精心打理。可这路又实在颠簸,像从来没人来过的荒山老道。

俩人又闷声往上走了好一会儿。

“到了。”

入眼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红芍药,中间别出心裁的辟出了一小块地。地上放着一个小台子,面前还有一束花。边伯贤定睛看了看,看到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很漂亮,眉目间隐隐透出一丝英气。轮廓很深,第一眼望去竟然让人望而生畏。

然而女人仿佛拍照的时候心情不错,嘴角微扬,整个人气质顿时柔和了下来,多看几眼反而觉得很舒服。一开始那股不自在感不自觉就消除掉了。

边伯贤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但他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如果这样的话那吴世勋也太可怜了。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

最后还是吴世勋开口打破沉默,“去吃饭吧。”

“嗯。”

又是一阵难走的山路,吴世勋走得急,边伯贤在后面跟着,一不小心踩到石头滑了一下。“啊!”

听到声音的吴世勋转头,看见边伯贤捂着脚踝,整张小脸都皱到了一起。扭到脚了?吴世勋一溜小跑过去,“没事吧。“

边伯贤没说话,他感觉自己好像不能动了,脚踝那里疼的厉害。他需要忍住才能不叫出声来。

吴世勋看边伯贤半天没说话,二话不说地蹲到边伯贤面前,上来吧,我带你去上药。

边伯贤也没矫情,两手搭在吴世勋肩膀上,就感觉吴世勋两手抓住自己的腿一使劲就站起来了。

走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吴世勋两手在他屁股下搭着呢,怪不得他说这么怪。吴世勋掌心也太热了,难道是他最近长胖了吴世勋走热了?

吴世勋起先也没多想,就想快点把边伯贤背到外公那里去上药,他小时候老在这片儿玩,经常摔伤爬树什么的,这些药就一直常备着。

等他背着背着,想起来边伯贤在自己背上,笔直的两条腿环着自己的腰。哦,他手里还垫着边伯贤的屁股呢,不着痕迹的捏了捏,嗯,弹性不错。

!!!!

因为走路的晃动边伯贤的头发在自己脖子边上扫来扫去,耳边是边伯贤略微粗重的呼吸声,还有一丝隐隐约约的呻吟。尽管知道边伯贤是疼的,但吴世勋还是忍不住想歪了。

这一想歪就拉不回来了。

等他终于赶到外公的小屋子时,脸红的像刚蒸熟的大闸蟹。

“勋勋来了?脸怎么这么红,快进来坐着。“

开门的是个面慈目善的老婆婆,“靳驰她爹,快过来,宝贝外孙来了。“

“诶。”里屋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回答声,“世勋来啦?”

“诶哟小宝贝儿,怎么了这是,扭着脚了?肯定很疼吧,等着外婆给你拿药啊。“老婆婆看见边伯贤,心疼地摸摸边伯贤的小脸蛋儿。转身回屋拿药了。

“刚刚那是我外婆,等会儿跟你介绍我外公。两个都是很好的人,不用担心。你脚好之前我们就住这儿了。”吴世勋解释着。

边伯贤依旧沉浸在那句小宝贝儿里没回过神。吴世勋虽然没个好爹也没了妈,但他有一对好外公外婆,看得出来他小时候过得不错。

果真如吴世勋所说,两位老人都是很朴实又善良的老年人。外公以前是将军,女儿也是将军,不过自从女儿突然离世之后两位老人就淡出了城市,跑来这山里守着女儿准备就这么过完这一生。

边伯贤见到吴世勋外公的时候差点被吓了一跳,太威严了。然而下一秒他就怀疑自己眼睛出毛病了,因为老头子见着外婆以后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卑躬屈膝极尽讨好。边伯贤都要不忍直视了。

吃完晚饭老人们就早早的去睡觉了。吴世勋还在给边伯贤上药。

“还疼吗?”吴世勋有些后悔,边伯贤的脚踝已经肿的跟个馒头一样大了。

“不疼。”边伯贤安慰着吴世勋,他就怕吴世勋等会儿自责的太激动直接给按上去了。

吴世勋动作轻柔的揉着边伯贤的脚踝,不知道怎么的又想起今天白天背着边伯贤走路的情景。

发丝擦过脖子的酥麻感,若有若无的呼吸声,隐隐约约的呻吟。线条流畅的双腿,一下又一下的摩擦着他的腰。还有边伯贤富有弹性的小翘臀。

“嘶…”边伯贤忍着痛,有些不解吴世勋怎么突然加大了力道。

吴世勋被这一声叫回神,觉得再待下去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赶紧擦完逃也似的跳了出去“你好好休息又不舒服的叫我我就在隔壁。”

边伯贤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多想,把这一切归结于吴世勋失去妈妈的心情低谷,然后就躺倒准备睡了。

吴世勋躺在自己从小躺到大的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他想边伯贤了。

这么想着,估计边伯贤已经睡了,他偷偷爬起来,准备再去看一眼边伯贤。

边伯贤也没睡着,脚还有点疼。迷迷糊糊之间感觉有个人立在自己床前,冷汗都给吓出来了。睁眼一看发现是吴世勋,心又落了回去。

“怎么了?”他轻声问着。

“我能挨着你睡吗。”吴世勋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

边伯贤想着吴世勋可能还沉浸在白天的悲伤里,“上来吧。”

吴世勋翻身上床,还得小心翼翼的不要碰到边伯贤的脚。

“我能抱着你吗。”吴世勋觉得自己的脸皮都快能拿去刷长城了。

“抱吧抱吧,早点睡,小孩子还要长身体呢。”边伯贤安慰似的往吴世勋头发上薅了两把。

吴世勋问着边伯贤身上特有的火药间杂清香的味儿,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了。


那首歌是双笙唱的采茶纪,很欢快的歌,有兴趣的可以去听一下。

我的亲娘诶累死我了四千多字。

也是个了不起的突破了。

头疼死了要睡觉好困。

大家晚安~好梦。

评论 ( 9 )
热度 ( 5 )
 

© TO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