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I

要向前看撒

月出

终于写完了,还是配着那首歌听。

明天应该会写番外。

朝代改为大宴了。

Part3

吴世勋最近总会在与将领商讨军情的时候走神。

那晚温软紧致的甬道,伏在耳边的喘息。边伯贤的体温清香都萦绕周围,怀里充充实实的,那一刻直叫他为了边伯贤怎样都行——哪怕是为他死,也无怨无悔。

可惜他就要死了。

原本因脑中旖旎画面染上红晕的双颊霎时一片惨白。

“皇上?”老将贺骞钰察觉到大晏天子的不对劲,眉间一片忧色。

“不碍事,你们继续,朕出去走一走。”

吴世勋神情恍惚地走出营帐,好一会儿,什么也不想,就那样看着远处排兵列阵的将士们。

鞑虏们究竟为什么要打仗,为什么一定要争个你死我亡呢。

大晏的百姓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要遭受这样的罪。

然而仗已经打起来了,吴世勋再不愿开拔,也不得不迎面而上。背后是大晏千千万万的百姓,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壬酉年四月十九,鞑虏蛮子们像是耗尽了所有的耐心,终于迫不及待地冲到城墙脚下,开始拼命攻城。

这一日,吴世勋站在城墙自上而下俯视对方的士兵,身后是大晏最精锐的将士,个个手执铁戬,一身寒铁冷气逼人,默不作声,整装待发。

握紧了手中的兵器,面罩下的吴世勋双目如炬,一开口便是冻人三丈

“开城门。”

“殿下,臣恳请您退回安全地带,战争险恶,大晏不可无主啊。”一个老将开口道。

吴世勋转过头,看着这些平日里战场上杀人不见血的将军们眼里对自己深深的担忧,平静的开口:

“有什么要紧,朕死了还有一众王爷,再不济,还有朝中留下来的一干重臣。大晏依旧是大晏,朕不能退。

底下的士兵还站在这里,便是因为这些兵里心里还有倚仗,知道大晏的王还在他们前面,知道无论如何都不会叫那宵小蛮子欺了去。“

“若朕此时退下了,那大晏就是真的无主了。

老将脸色沉下来,仿佛还想说什么,最终也只说了句:“是,末将明白。”

吴世勋微微一笑,扯出长剑,脸上竟是强硬的狰狞,“若今日谁往后退一步,便自行了断,以谢天下吧。”

沉重的城门缓缓拉开,鞑虏蛮子们兴高采烈地刚冲进来,却又被心中悲愤的大晏士兵攻了出去。

恐中土久污膻腥,扰乱民生,故率群雄起而奋力剿除,生地之间,犯山河者,必当诛之!

边伯贤坐在瞭望塔上,看着一马当先冲出去的吴世勋,迎着蛮子锋利的爪牙,当头喝棒的一拳砸下。所到之处生灵涂炭,血肉横生。

此时吴世勋已经有些脱力,可还是死死地握着手中的佩剑,虎口已然震裂,耳朵里一片轰鸣声,眼睛被血汗糊住了,导致他脑子都不大灵光起来,只能靠周围的叫喊声来分辨敌人。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蛮子像是命都要豁出去的样子,前赴后继的大量涌来,踏着前人的尸体,跟畜生般茹毛饮血的想要占领这块土地似的。

两方的人马都越来越少,吴世勋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一个又一个人影在自己身前倒下,他只能咬牙坚持着,现在还不行。

“大晏的小白脸儿皇帝,出来!”

远处传来一声爆喝。

“我x你祖宗!“这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小侯爷,因并未成年,声音还带着少年特有的稚嫩。

老侯爷最后得了这么一个宝贝孙子,真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导致这小侯爷在京城里,简直是把纨绔二字演绎的活灵尽现。一打的皇亲国戚都以他做反面教材。

此刻却是第一个冲出来,为他出头。

这位小侯爷此时神色认真,仔细看也有当年老侯爷倔强的眼睛和挺直的背。

“尔等宵小,岂用得着我大晏天子出手收降。”

“便由我来会一会你!”说罢便拿着长矛就冲了上去。

对方自是被气得头脑发昏,嗷嗷着上前来就要砍死这不知名的小儿。

就在此时,暗处发来一支冷箭,精准的射到了那位粗使蛮子的头上,小侯爷被这突来的变故惊了惊,抬首却发现吴世勋正站在不远处,左手提箭,右手还维持着射箭的姿势。

“让你们首领出来。”

吴世勋缓缓走过来,仿佛地狱来客。一步一步带着死亡的气息。

蛮子们自动给这位浑身充满煞气的大晏帝王让出了一条道路。

“你回去。”吴世勋对着小侯爷开口。

“我不!”小侯爷红着眼抗了旨。

“听话。“吴世勋无奈的抬手拍了拍这位年轻少年的头,”你还小,倒在这里可惜了。“

不知是素有冷血阎王称号的皇帝突然的温柔,还是那句你还小,小侯爷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在这里,才是吴世勋的累赘。便默不作声的退回去,把这里留给了吴世勋一个人。“

于是边伯贤便眼睁睁的看着吴世勋一剑刺入了蛮子首领的心窝,同时,蛮子队伍里也射出一支冷箭,正中吴世勋右眼。接着是左臂,腹部,膝盖骨,数不清的箭争先恐后的向射去。

至此,这位心里装着大晏百姓的好皇帝,便终于倒了下去。

边伯贤的心仿佛也跟着吴世勋去了。

 

 

壬酉年四月十九申时,鞑虏蛮子全军覆没。大晏将士死伤无数,十万精锐部队只剩下四万,皇帝战死。

壬酉年五月初五,新皇登基,改国号为世庆。

当年年少不懂事的小侯爷,仿佛在那场战争中脱胎换骨一般,如今已是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君王了。

 

癸寅年正月初七,鞑虏带着尊贵的公主来朝和亲,希望两国可以友好相处,再不打仗。

评论 ( 7 )
热度 ( 4 )
 

© TO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