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I

要向前看撒

炮仗先生和他的小白脸军官



 

Part 12



“什么?!”吴世勋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是真的,总之你快赶回来,我们都在小张这儿。“朴灿烈没说多的就挂了电话,好像那边小张在叫人帮忙。

“怎么了?”边伯贤看吴世勋脸色不好,“电话里说什么了?”

“金钟仁出车祸了。”

边伯贤没听懂,“汽车的车,祸国殃民的祸?”

“嗯,就是被车撞了。”吴世勋一边解释一边拉着边伯贤赶回家。留神着路上的小石子,都给踢到一边以防边伯贤不小心踩到。

边伯贤内心一下强震,他在电视上看到过车祸,那么大的车一下撞过来,运气好的还能抢救回来,运气不好当场死亡都有可能。

匆匆回到外婆家简单说明情况,两人又急急忙忙的回了市里就直奔张医生那儿。

诊所的休息室里挤满了人,朴灿烈,鹿晗,都暻秀,金钟仁的助手,张医生,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年轻男子。

“怎麽样了?“吴世勋刚进门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现在已经没事了,他运气好没伤到重要部位,就是腰被撞了一下,需要好好调养。“

张医生看着病历表,老神在在的回答。

“你们别这么多人在这里,”张艺兴抬头环视了一圈屋里,“我这地方太小,留一两个人下来看着就行了。”

“我吧。”角落里的年轻男子站起来,满脸愧疚的样子。

“还有人吗?”张艺兴不太放心,这人就是车祸肇事者,估计连里面躺着那位名字都不知道。

“我。”边伯贤小声开口,金钟仁好歹是他来这边认识的第二个人,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得陪着。

边伯贤要留下来,吴世勋自然没道理离开。

“那行吧,吴世勋你过来跟我拿被单,晚上就在这边睡了。”张艺兴点头,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

等到大家都依次离开以后,房间里只剩下边伯贤和那位年轻男子了。

“你好。”男子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儿跟大人道歉一样怯生生的跟边伯贤打招呼。

“你好。”

“我叫金俊勉,我不是故意要撞他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开着开着就睡着了,一不小心就撞上去了,踩刹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QAQ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抽抽噎噎的说完一大段后打了一个响亮的嗝,金俊勉整张脸大写的可怜。

边伯贤虽然心里对这个人有些怨恨,但看到他这个样子还是有些不忍,一个大男人,哭得跟个小孩儿似的。

“没事,医生不是说了吗,后面金钟仁调养的时候你多帮着点就是了。“

“他叫金钟仁?”

边伯贤惊异的看了他一眼,仿佛在说你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金俊勉缩缩脖子,“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话…“

也是,您直接把人撞晕了,根本没机会说话。

“那个,您能跟我说说金钟仁吗?“金俊勉小心肝颤了颤,嘤嘤嘤那个人看起来好凶。

“我也不是很清楚,你等会儿问吴世勋吧。“边伯贤是真不清楚,再说现在金钟仁还没醒过来,他暂时不想跟这个人说话。

“哦。“金俊勉又默默缩回角落长草。

所幸尴尬的两人独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因为吴世勋和张艺兴回来了。

“金俊勉是吧。“张艺兴转着笔,”过来一下。“

看着眼前手脚并立成立正姿势站好紧张兮兮的金俊勉,张艺兴愣了愣,“不用这么紧张,我不吃人。“

“啊….哦哦。“金俊勉身体重心往下移稍稍放松了一点。

“你多大了。“张艺兴尽量温柔的问,眼前这人好像很容易受到惊吓。

“今年24了。“

 “嗯,在读书还是在工作?“

“还在读书。“

“家里有长辈吗?“

“有个哥哥。“

这场景简直跟老师让小学生叫家长似的。

边伯贤看得可乐,突然觉得金俊勉也没那么讨厌了。

“是这样的,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都要等金钟仁醒之后他自己做决定,但是医药费得你自己付。明白吗?“

“恩恩,我明白。“金俊勉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那给你哥打电话吧。“张艺兴靠着椅背,收了嘴。再说下去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欺负小孩的坏人了。

金俊勉假装跟他哥打电话出去了,事实上他根本不敢跟他哥说实话,好在他自己平时零花钱还有很多,先顶过这一阵子再说。

呜呜呜呜呜呜他怎么这么可怜QAQ

半夜的时候吴世勋搂着边伯贤在旁边的病号床上睡得正香,金俊勉则趴在金钟仁的床边,床位不多,他现在还是戴罪之身,不好意思太享受。

于是金钟仁睁开眼就看见自己床头趴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吓了他一大跳。

“喂。”他小声的叫着,“醒醒。”

“嗯?”金俊勉受惊,“你醒啦!”

“嗯。”黑暗中金钟仁看不清这人的长相,“你就是那个撞我的人?”

“嗯…”金俊勉委屈的低头,“我不是故意的。”眼看着又要哭。

“喂喂,你哭什么啊,我又没怪你。”金钟仁头大,“我渴了,帮我倒杯水。”

“哦哦。”金俊勉连蹦带跳的跑出去给金钟仁接水了。

金钟仁挣扎着爬起来打开了床头的灯,看到的情景差点没把他嘴巴气歪。

吴世勋你丫的猪蹄往我儿子身上哪儿放呢!!!



小哥哥的性格以后会解释。大家晚安。

评论 ( 20 )
热度 ( 7 )
 

© TO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