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I

要向前看撒

炮仗先生和他的小白脸军官


          

 

Part 18



车上边伯贤一言不发,抿着唇不知道在想什么。鹿晗看气氛不对也不敢随便开口,想着等会儿等边伯贤不在的时候问问吴世勋到底怎么回事。

毕竟在他印象里,边伯贤在这群人里虽然看起来最小,但其实是最让人捉摸不透的。

有时候看着边伯贤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动,就像个石像,旁人无法感受到他的情绪波动,他也从这里完全隔离出去,像是比邻而坐,却活在两个不一样的世界似的。

等到终于回到家里把边伯贤送去洗澡后,鹿晗这才拿出手机给吴世勋发短信。

“小屁孩儿你干什么了,边大爷周身的气温都快赶上冷藏柜了。”

吴世勋一直等着短信呢,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

气成这样,那明天是不是很难哄啊〒▽〒

不过想了想今晚的情形,吴世勋更萎靡了。要是他是边伯贤,反应肯定不会比边伯贤小,估计得揍得那人从此见了他都绕道走。

非亲非故的凭什么来断定边伯贤,边伯贤那么好,人美心善手艺巧,还会二胡那么高端的乐器。你一个小姑娘懂屁!

再说了边伯贤跟我住一块儿那是爸爸用策略强行留下的,什么叫死皮赖脸的非要跟着他吴世勋啊,拜托就边伯贤那门手艺,出了门就有千千万万个吴世勋等着招他好吗。

他其实大概也知道南南的心思,小姑娘嘛,出国这么久,一直单着,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找他吃饭,还明令禁止就他们两个人。他又不是真傻。

只不过他以为带着边伯贤去就能让南南死心,让她知道他对她没那方面的想法,没想到她坏主意直接打到边伯贤的头上来了。

靠,小姑娘我告诉你你这是在搞事情你资道伐。小心拔扒把你拉黑名单的你信不信。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吴世勋这会儿像个霜打蔫儿了的茄子,垂着脑袋,委屈地看着屏幕,想打电话问问边伯贤怎么样了都不敢。

今天晚上确实是他过分了,一直以来虽然边伯贤从来没说过“在我心中你最重要这种话。”但吴世勋就是肯定,他在边伯贤心中,肯定是最特殊的那个。结果他干了这么混蛋的事。

帮着外人往边伯贤心上戳针,不说了他想去撞会儿墙冷静一下。

这边吴世勋反省得快要以死谢罪,鹿晗家里的边伯贤心里也不好受。说是不用在意自己和吴世勋也没认识多久人家也没义务再说了跟一个小姑娘生什么气白活那么多年了。

但他就是郁闷,好久没这种感觉了。这么快从吴世勋家里搬出来也有这部分原因,明明不该跟吴世勋生气,但他怕自己忍不住,刚刚差点爆发,还好最后关头鹿晗赶来了。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情况。

于是边伯贤像只领地受到侵犯的兔子,拎上行李又惊又怕的跳走了。

 

 

鹿晗看边伯贤裹着浴巾出来,把提前放在一边的吹风和毛巾递给他,“上楼右拐第二间是客房,今天你先睡那儿吧,吵架了好好睡一觉再起来解决,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不用客气。”

边伯贤点头,“麻烦了。”

进了屋,边伯贤盯着手里的吹风犯了难。他不太习惯吹风的声音,而且那东西吹在脖子上痒痒的,以前都是吴世勋帮他,一边聊一边吹,往往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完事了。

Ha——

边伯贤叹了口气,他该适应没有吴世勋的生活了。

躺床上的时候总觉得很别扭,不是床的问题,床很软很舒服。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边伯贤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没想出来,最后翻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不过吴世勋就没这么幸运了,怀里没有边伯贤,怎么睡都睡不着,盯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吴世勋起床抓上衣服决定去找边伯贤。不然心里堵着一块石头太难受了。

鹿晗给吴世勋开门的时候明显被这两人折磨的没了脾气,一副你们快点搞完放了我的样子。

“楼上左拐第二间。”

说完就打着呵欠飘回楼上继续会周公去了。

拿着鹿晗给的钥匙悄悄上了二楼,开了门,屋子里漆黑一片。只能看到床上被子捂住拱起的一个阴影。

走近了才看到边伯贤整个人裹着被子严严实实的,只漏出脸的部分,额前碎发散了一片,吴世勋帮他往两边拨了拨,露出一张安静而乖巧的睡颜。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边伯贤,之前离家出走的睡意突然全部跑回来,吴世勋一点点都撑不住了。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先睡觉。他迷迷糊糊地想着,小心地爬上床,像以往一样环住边伯贤,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边伯贤睁开眼,看着吴世勋天真无邪的睡脸反应了足足有五分钟。

眯眼一看,哟这么大人了睡觉还流口水啊【喂边大爷你重点放错了

看着这样的吴世勋,边伯贤觉得有点好笑。全身暖洋洋的,不想动,于是干脆就这么脸对脸的看着吴世勋,脑子里跑马似的想着什么,仔细想抓住却又发现原来什么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吴世勋也醒了,看边伯贤眼角都含着笑地看着他,小心脏不堪重负的跳了两下,哎呀梦中梦啊我得快点醒过来。

“醒了啊。”边伯贤换了个姿势,“您这睡姿能不能跟上点时代的步伐了,箍了我一整晚能动都不动一下,真了不起。”

吴世勋愣愣地看着边伯贤,“下次改正。”

边伯贤懒得理他,穿好衣服径自起床下楼去了。

吴世勋又接着想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边伯贤这是不生气了?

下了楼,边伯贤正喝着牛奶跟鹿晗打听找工作的事。

“要不你就来我这儿当大堂经理吧,也别出去找了,现在的人都蔫坏蔫坏的,一不小心就被人坑了。”

边伯贤还想说什么,鹿晗一拍桌子,“就这么定了,包吃包住,工资管够。待遇优厚,一周一天假。你一个人出去我也不放心。”

眼看着边伯贤就要迫于无奈答应下来,“不行!“

吴世勋抓着楼梯的栏杆眼疾手快的喊了出来。

“嗯。”边伯贤云淡风轻的应了一句,“谢谢你。”

吴世勋整个人都要不好了,“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没有。”边伯贤摇摇头。

“那你为什么要搬出去。”吴世勋挑眉,不解地看着边伯贤。

“难道一辈子都住你家?”

“怎么不可以。”

边伯贤叹气,“吴世勋,我是个男人,不可能永远都像只菟丝花攀附在你身上的。”

这句话有点重,吴世勋一时没反应过来,“不是的啊……你帮我做炸药,我给你工钱的啊……你不是菟丝花……谁说你是了。”磕磕巴巴的解释了一堆。却被边伯贤打断。

“结论都是一样的,”边伯贤捏捏眉间,“我们不能再住一起了。”

“我不同意!”听到边伯贤说的那句话吴世勋心下一震,“我不准你走。”

边伯贤诧异抬眼看向吴世勋,“?”

“我不准你走。”吴世勋又重复了一遍。

“凭什么。”边伯贤好笑的看着吴世勋,“不要这么幼稚好吗。”

“我……”开了个头又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吴世勋急的都快冒汗了。

“因为……”

“因为我喜欢你。”

 

 

 卡卡卡卡一直卡卡卡卡

终于写到了表白

嗯......

评论 ( 23 )
热度 ( 8 )
 

© TO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