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I

要向前看撒

炮仗先生和他的小白脸军官


看文先复习

http://huoguohenhaochiii.lofter.com/post/1d4d8b91_b0ee9d6

20

不知道为什么,边伯贤总觉得告白后的吴世勋最近简直在没脸没皮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比如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边伯贤正看得入神,突然背后环过来一条手臂,装作毫不在意地往旁边挪了挪,那只手也紧跟着靠了过来。

边伯贤终于从电视情节中脱离出来,无声地控诉吴世勋。

被盯的人满脸无辜,“我的手本来就这样啊,这样更舒服。”

边伯贤看着看似无意搭在沙发背上的手臂,抿了抿嘴,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

 

 

 

再比如晚上睡觉的时候,边伯贤面无表情地看着吴世勋装可怜,

“嘤嘤嘤我下午看了鬼片,灯一关就好害怕,我没有骗你那个电影真的好吓人叫猫脸老太太下次你看了就知道我不是在骗你了QAQ。”

“你可以开着灯睡。”

“哎呀你知道我很娇贵的啦开着灯那么亮我睡不着哒。”吴世勋仿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边伯贤揉了揉眉心,罢了罢了,一起睡个觉而已两个大男人没什么。

 

 

 

诸如此类的例子太多,在这里边伯贤就不一一列举了,总之大家只需要知道,骆驼都是被最后一颗稻草压死的。

边伯贤就算脾气再好,也是有底线的,何况任谁被这么平白无故地吃豆腐,不做点什么与社会道德相悖的事好像都说不过去。

不过还没等他彻底翻脸的时候,另一个人先坐不住了。

 

 

大多数年轻人都不知道吴霆毅,但很多老年人都知道吴建国,这两个人,一个是吴世勋的老子,一个是他爷爷。

老爷子一生都在战场上度过,为祖国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在当时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和吴家并驾齐驱的还有将门靳家。

战争结束后两家阴差阳错住进一个大院,小孩子也一来二去地暗生情愫私定终身,老一辈本来就与对方惺惺相惜,原本就有结交之意,对于这样的结果乐见其成,于是两家的情谊就这样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下来。

都说将门无虎子,既然不再打仗,吴霆毅便义无反顾地投入了政治,从此一路风生水起的开始了他的政客生涯。

靳驰虽然从小跟在靳老将身边已经养成了一副糙汉子的性子,但结了婚后也收了原本的模样,安心在家里相夫教子,做丈夫背后的坚实后盾。

吴世勋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生的。

世勋,寓意着一世勋章,不管是老一辈还是吴霆毅这一辈,都对这个孩抱有莫大的期望。

而吴世勋也从没辜负过长辈们的这份心意。

直到那一天。

正在上课的吴世勋不明所以地看着张叔走进教室,跟老师打了招呼后沉默地带着他回了家。

后面的事吴世勋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家里当时一片狼藉,外婆坐在沙发上压抑地小声哭泣,外公一面抱着外婆,一面阴冷地盯着父亲。

“天道轮回,善恶有报,你记住,从此靳家吴家势不两立。“

然后扶着外婆一步一步地离开了大院再也没回来过。

年迈的奶奶伏在一旁的书桌上,一边哭一边骂,爷爷满脸沧桑的看着父亲,最后叹了一口气,也搀着奶奶离开了。

他颤颤巍巍地上了楼,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母亲,双目紧闭,面色平静,浑身冰凉。

是梦吧。

吴世勋想着,客厅里那个他曾经最敬重的男人,为什么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至始至终都没人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天之后吴世勋就被外公接走,再也没叫过吴霆毅一声父亲。

所以当他看到张叔毕恭毕敬地站在他面前,请他回家的时候,吴世勋有一瞬间以为这是在梦里,他依然在读小学。

不过恍惚只是一瞬间,吴世勋扭头就走,张叔站着没动,“小勋。”

吴世勋停住。

最终他还是跟张叔回了家。

 

 

 

吴霆毅不在,家里只有张颜妍。

张颜妍就是那个后来取代了靳驰坐上吴家主母之位的女人。

吴世勋面色一冷就要离开,不过张颜妍比他动作更快。

“小勋,你要吃什么,阿姨让王姨去做。”

吴世勋冷脸看着张颜妍拉着自己的手,“放开。”

张颜妍依言放开,却吩咐后面的保安关上了门。

“小勋,阿姨知道你不喜欢我,但这次阿姨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是关于你的。”

吴世勋冷笑一声,“抱歉,我实在不觉得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

张颜妍却仿佛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依旧云淡风轻地开口,“那边伯贤呢。”

没等吴世勋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张颜妍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你爸已经去找他了。”

“你什么意思。”吴世勋皱眉。

“就是字面的意思。”张颜妍平静地看着吴世勋,“你爸虽然嘴上说着不管,但其实你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包括你和边伯贤之间的事。”

 

 
 

吴霆毅到的时候,鹿晗正撑在柜台上玩手机,结果太入神,最后还是吴霆毅身边的近卫忍不住先上前打了招呼。

被打断的鹿晗很不爽,等到看清来人后就更不爽了。

李筵,吴霆毅最为看重的近卫兼好友,据说俩人小时候好到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按理说鹿晗这性子对不感兴趣的人一向是不爱搭理的。

不过么,鹿晗眯了眯眼睛,他可没忘记自己当初和朴灿烈好的时候,这人和吴霆毅没少给他使绊子。

这种时候看到李筵,不用说吴霆毅肯定在附近哪儿猫着。

联想到整个下午都没看到吴世勋,鹿晗这种人精,看一眼就知道大概怎么回事了,吴小祖现在肯定被劫回家走不开,这俩人是找边伯贤来了。

我的地盘上还想动我的人,鹿晗勾着嘴角无声笑了一下。

梦挺美啊。

慢悠悠地直起身,“咱们这儿不接智障客人,您从哪儿来的,还是自个儿回去吧。”

李筵跟了吴霆毅这么多年,脸皮早已修炼到皮糙肉厚的境界。

他只是直直地站在鹿晗面前,依旧平静地提问,“我家老爷想请边伯贤见一面,请问他现在方便吗。”

鹿晗皮笑肉不笑,“我为什么要回答你。”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李筵意味深长地看了鹿晗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鹿晗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也不管李筵听没听见,“反正你们伪君子,除了祸害自己人,也没什么别的特长了。”

我真的是爱你们的。

看我真诚的眼睛。

已经在电脑面前坐了一天的人如是说。

评论 ( 13 )
热度 ( 7 )
 

© TO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