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I

要向前看撒

炮仗先生和他的小白脸军官

 

 

21


吴世勋的脸色蓦然一沉,“开门。”

“你确定?”张颜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就算你现在去了也只是火上添油而已。”

吴世勋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带着完美妆容的女人,有一瞬间甚至考虑了一下把她打晕逃出去的可能性。

不过女人接下来的话让他放弃了这个打算。

张颜妍漫不经心地摸着无名指上的订婚戒,“我可以帮你。”

吴世勋怔住,“条件呢。”

“吴家的祖传戒指。”

“成交。”吴世勋想都不想就答应下来。

这下轮到张颜妍惊讶了,靳驰死后按理说吴霆毅应该把戒指也一并收回来。然而不知道是双方都忘记这件事还是吴霆毅刻意抹淡,戒指一直在靳家那里,没有戒指,她的身份始终得不到正名。

吴家不承认她,吴霆毅或许也重来没承认过她。

无论外表如何风光,说到底内里还是一个渴望得到爱情的女人。张颜妍心中一痛,其实早在一开始她就该预料到这样的结局。

毕竟那晚醉酒的从始至终都只有吴霆毅一个人而已。

“既然都回来了,留下来吃了饭再走吧。”张颜妍再次开口,语气里那股子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降了不少。

吴世勋装作没听到,“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张颜妍叹出一口气,“我不会食言,你只要记得准备好戒指就可以了。”

吴世勋内心权衡了一下,发现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虽然他跟吴霆毅多年不和,但明面上他还是吴霆毅的儿子。

吴霆毅去找边伯贤的做法无可厚非,他也不能直接冲上去阻止。毕竟这关系到吴家的利益,这些年爷爷奶奶一直把他当亲孙子疼着,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做损害吴家利益这种事。

想到这里,吴世勋抬头看了张颜妍一眼,“你准备怎么做。”

张颜妍淡淡一笑,“吴霆毅之所以抓你抓得这么紧,不过是因为你是吴家唯一的后代,失去你整个吴家就绝后了。”

她轻轻偏了一下头,不动声色地做了个笑的表情,“我只是觉得,当他发现你并不是他唯一的选择时,或许就这样放过你也说不定。”

吴世勋这才发现,张颜妍的小腹微微隆起,看起来竟像是有三四个月的身孕了一般。不过当事者仿佛有意隐瞒,穿了宽松的衣服,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再说另外一边,因为有鹿晗在前面挡着,所以边伯贤并不知道吴霆毅已经来过了。

只是鹿晗隐瞒的再好,边伯贤也能嗅出一点不对劲的味道来。

因为今天鹿晗好像格外暴躁,这一点从朴灿烈不断的哀嚎声就可以判断出来。

等到他中午终于忍不住,担忧的问鹿晗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的时候。

鹿晗扭头,朝他露了个不可以言说的表情,一脸高深莫测,“你知道的,男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

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哪几天???

边伯贤满头问号的想要再问,鹿晗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径自走到前台继续玩手机了。

没有办法的边伯贤低头拿出手机准备问问吴世勋,惊讶地发现今天一整天吴世勋都没有给他打电话,也没有发短信。

不对劲。

边伯贤皱眉,肯定发生了什么事,而且是关于他和吴世勋的事。

鹿晗很明显想要帮忙,不过看样子并没有成功。

能同时牵扯到他和吴世勋,还拉上鹿晗的事情,边伯贤眉头一紧,心下做了一个猜测。

紧接着他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

吴霆毅

托吴世勋的福,他对这位传闻中以雷霆手段登上政治顶峰的男人并没有什么好感,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不想和这种人见面,更别说坐下来以对方单方面命令方式的谈判了。

可是一想到这人是吴世勋的父亲。

边伯贤垂在两侧的手微微握紧,面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你知道吴世勋即将拥有什么吗?”

“我。”

吴霆毅面色阴冷,“谁都可以是同性恋,除了吴世勋,我绝不会让吴家断在他手上。“

“可是吴世勋是一个独立完整的人,不是一份计划书。“边伯贤缓缓开口,“就算您是他的父亲,也没有权利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到他身上。”

“吴世勋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吴霆毅瞪着边伯贤,眼里的怒火快要幻化成实物迸发出来。

“我是不是外人,您说了不算,“边伯贤无所畏惧地迎上吴霆毅的目光。

吴霆毅气得发抖,他当然知道谁说了才算,“难道我这个做父亲的就这样不管不顾,由着自己的儿子去走同性恋,去断子绝孙?“

边伯贤望着吴霆毅神色中夹杂的悲痛,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他也想过,虽然这件事是吴世勋先起的头,而且目前看起来并没有放弃的意思。但吴世勋毕竟才十八岁,思想正处于即将成熟但还未完全成熟的阶段。

万一等他哪天长大了回头看的时候,会不会后悔,然后投入正常人的生活。

见状,吴霆毅自从见到边伯贤心里就涌起的一股气稍稍平缓了一点。

“你们都还小,现在知道错了回头还来得及,”他这才展现出一个长辈该有的和颜悦色来。

边伯贤眉头紧锁,一时间也顾不上回答。

吴霆毅拍拍他的肩,“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吧,就当是为了吴世勋。”

 

 

边伯贤一天都在想白天的事,最后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圈。

吴霆毅说的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起码他们现在谁都不能确认吴世勋以后会不会改变心意。

他是喜欢吴世勋的,这点毋庸置疑。

想要确认自己的心意并不难,在吴世勋身边会让他感觉很放松。

当然在鹿晗和金钟仁面前他也会很放松,但这种感觉跟吴世勋带给他的不太一样。

那是种,待在对方身边就会自动忘掉所有事情,尽管什么都不做,空间里也像是有无形的纽带穿插在两人之间,联通彼此的心意,一个简单的微笑也会让人觉得愉悦。

他想起以前看电视的时候,有一个情感大师曾经说过,当你发现这个人在你心中跟别人不一样的时候,你就是喜欢上他了。

边伯贤想的入神,丝毫没有听见门外的敲门声,直到鹿晗打电话让他开门才回过神来。

了解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鹿晗叹了一口气,“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说古人诚不欺我了。”

边伯贤疑惑的看着他,“什么?”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鹿晗没忍住揉了揉他脑袋上的那撮毛,“你平时那么聪明,怎么会连这种小问题都想不明白?”

边伯贤依旧不解,直到鹿晗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他才终于懂了,心里也一点一点跟着亮起来。

是啊,谁能知道以后的事情呢,要是都畏畏缩缩地去担心以后,眼前不就是一步都走不了,直接抱着等死了?

“有些事,你不去做,怎么会知道结果呢。”鹿晗眉眼含笑地看着边伯贤,又鼓励似的拍拍他的肩,“需要我们帮忙就直说,大家都是朋友。”

听到这里,边伯贤心里一热,顿时觉得身上的担子轻了不少。

已经三天没有见到吴世勋了,边伯贤低头想了想,既然山人不来找我,那我便自己去寻吧。



大结局倒计时

Laoding...

评论 ( 14 )
热度 ( 7 )
 

© TO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