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I

要向前看撒

炮仗先生和他的小白脸军官

复习http://huoguohenhaochiii.lofter.com/post/1d4d8b91_b66901f


23



“那怎么办?”吴世勋顿时觉得事情变得棘手了。

“再看看吧,”张颜妍叹气,“实在不行你就和边伯贤私奔,过个几年再回来。”

吴世勋:……

吴霆毅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坐在书房里看婚姻法研究两个男人结婚的可能性。

尽管无数次想把手里的纸扔出去,可是一想到吴世勋,他的心里就仿佛被隔空浇了一盆冷水,一下就冷静下来。

他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吴世勋,靳驰虽然是病逝,但在当时他和靳驰都默契地选择了对吴世勋隐瞒这件事。两人都决定在最后一段时间里努力给吴世勋留下美好的回忆。

所以对于当时的吴世勋来说,这件事的后果就是一个心智还未完全的小孩子,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就那样迎来了自己母亲的死讯。

可即使从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这样做。

与其让吴世勋担惊受怕地度过那段日子,他和靳驰更希望看到吴世勋开开心心地在他们面前做个永远幸福的小孩儿,这大概是所有父母的通病。自私地挡住外界的阴暗面,给孩子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即使这一切都是用谎言编织出来的。

靳驰死后,他遵从她的遗愿,给吴世勋挑选了一个温柔善良,聪明得体的女人来教导他。

可当靳父带走吴世勋的时候,他并没有阻止,当时他整个人都活在人生低谷中,看到吴世勋就会遏制不住地想起逝去的靳驰。

于是这件事就这样不轻不重地翻过去了。

他对新的妻子也没什么感情,仅仅是为了维持吴家的颜面,让偌大的吴家不至于沦落到没有女主人的地位。

要说这件事里面他唯一有什么做错的,大概就是听了靳驰的话找了张颜妍,还让靳父带走了吴世勋。

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把吴世勋留在身边,悉心教导,往后再慢慢告诉他真相,然而现在,他觉得更对不起的是靳驰。

他辜负了她的期望,在吴世勋最需要他的时候一个人躲起来,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如果靳驰还活着,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吧。

吴霆毅抬手捂住脸,心里涌起一股浓浓的无力。

此刻他突然有些怨恨起靳驰来,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任务留给他一个人。吴世勋明明也是她的孩子,她就忍心这么早撒手不管了。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死去的人不能复活,吴世勋最需要他们的那几年也不能重来。

 

吴世勋翻着手机里和边伯贤的短信记录,用自身行动深刻形象地诠释着什么叫苦中思甜,什么叫望梅止渴。

吴霆毅人如其名,做事风格又准又狠,他找人注销了吴世勋的手机号,算上刚来到现在,吴世勋已经连续三天和外界断掉联系了。

不过冲着这点他要感谢吴霆毅,如果不是他这么直接地断掉了他和边伯贤的联系。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对边伯贤的感情有多深,以前以为就是单纯的喜欢,看见了欢喜说说话就觉得心里很舒坦。

然而这三天里他深刻的领悟到了什么叫一日不见,思之如狂。

第一天上午还好,毕竟几个小时也不算很长稍微在家里逛一下看看花拔拔草就过去了。

然而到了下午他就有些坐不住了。

边伯贤现在在干什么,他不在有没有自己好好吃饭,闲下来的时候有没有想起自己。

到了晚上直接演变成胡思乱想,而且是开了闸就停不下来的那种。

边伯贤应该已经发现不对劲了,他会给自己打电话吗?打过来发现是空号,他肯定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这个老头子现在肯定担心得要命吧。

一想到边伯贤现在可能处于极度不安和担忧的状态,他就心疼到不行。

那个他捧在心尖上一点委屈都不舍得让受的人,现在居然为了他担惊受怕。

深夜了,和吴世勋一样在床上辗转反侧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吴世勋心心念念想着的边伯贤。

边伯贤两眼无神地瞪着天花板,吴世勋他爸看着挺凶的,不会揍他吧?

他脑子里顿时浮现起了大庆十大酷刑,内心开始替吴世勋担忧起来。

吴世勋那么犟,他爸刚好又是那种习惯了事事掌握在手里的人,这两人对上,老人家会干出点什么来还真不好说。

边伯贤猜对了一半,但有一点他绝对不会想到的是,吴霆毅这么多年对吴世勋心怀愧疚,就算对这件事有火也早在第一天就发完了。

现在两人虽然还在僵持着,但该吃吃该睡睡,对双方的生活状态其实没什么大影响。

吴霆毅想让吴世勋回心转意,但真要下手让吴世勋尝点什么苦头他又舍不得。

而吴世勋一直都是一个人过,习惯了凡事自己敲定,加上他本来就对吴霆毅有意见,吴霆毅想在这件事上插手,简直是一路顺着吴世勋的逆鳞在翻。

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人去打破僵局,这个人可以是边伯贤,也可以是张颜妍,但是最后,大家通过讨论,一致把票投给了朴灿烈。

刚出差回来的朴灿烈:“.…..”

“你是经历过一次的人,肯定知道这种事怎么说最好。”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月已经偷偷回去三次和朴老爷子见面了。”

“灿烈哥您就帮帮伯贤哥吧他好可怜ㅠㅅㅠ”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朴灿烈:“.…..”

 

 

第二天,一辆低调的黑色商务车缓缓停在吴家大宅的门口,车上下来一位庞眉白发的老者和一位年轻人。

但凡有点儿眼力见的门卫,都知道来的这位是个大人物,光看那显眼的车牌号,不用想都知道这种人肩上起码上了四颗星。

至于那位年轻人,相貌上看来依稀和老者有几分相似,从年龄上来猜应该是老者的孙子。

只打了个照面的功夫,吴家门卫就已经把这边的情况一无巨细地报给了吴霆毅。

朴灿烈此时站在吴家大门前,还觉得有些恍惚。实在想不通自己的爷爷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明明之前一直极力反对自己和鹿晗,这么多年过去了最近才有些松动。昨晚他说了吴世勋和边伯贤的事情之后,爷爷简直像忽然变了一个人,还说什么帮一帮年轻的小辈,就当给后面的日子积德。

一大早就拖着自己来这边说是早点解决早点完事。

吴霆毅也是满脑子头疼,他当然知道朴老爷子过来是干嘛的。

但辈分摆在这里,他又不好太过分,只能客客气气的把人接进来,好茶好水地伺候着,打算到时候见招拆招,实在不行就装傻糊弄过去。

朴辅毓并没有天真到以为凭自己一个外人就能彻底改变吴霆毅的想法,事实上,今天的主角并不是他,早在前几天自家孙子跟他透露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了想法,不过请的人到现在都还没到,他也只好高深莫测地坐在位置上喝着茶。扯一些有的没的,放松吴霆毅的警惕。

“灿烈也来了,让吴世勋下来陪陪他吧。咱们说说话,让他们自己玩儿自己的。”朴辅毓放下茶杯,一脸不知情的样子提出建议。

要不是吴霆毅身混政坛多年,他都要以为这真的是老人家一个合理的要求了。

明面上虽然大家什么都不知道,只说吴世勋最近被接回吴家,开始接受吴家下一任家主的培养。

但一些内部人,比如朴辅毓这种级别。想知道其中到底怎么回事儿简直易如反掌。

所以明知道吴霆毅在软禁吴世勋,还让朴灿烈带着吴世勋出去,朴辅毓这是摆明了要帮吴世勋,谁知道出去了还能不能回得来。

吴霆毅苦笑,“朴叔,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儿孙自有儿孙福,我劝你看开点,不要到最后什么也没有,还两头不讨好,自己也受罪。”朴辅毓继续游说。

“朴叔,您是老人家,说什么自然都有您自己的道理,要放别的事上我肯定听您的,但这件事还是不劳您费心了。”

“那我说的呢。”大门传来一声淡淡的回答,只听声音吴霆毅便僵住了身体,他不可置信的转过身,愣愣地看着站在门口的人。


这章断断续续写了三天,一直不知道怎么写吴父的态度

还有54和阿爸分开那么久,再不写他俩这文就歪了

再就是朴父之所以会这么尽心尽力地帮他们,也是有原因的,后面会写

来的人会是谁呢~~~

下章就大结局啦~~

我得好好写,周末见ㅇㅅㅇ


评论 ( 2 )
热度 ( 8 )
 

© TO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