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I

要向前看撒

化学方程式


45

 

 

回去的路上边伯贤累得不行,一路都是昏睡状态。

吴世勋倒是挺着背,仿佛在怀里揣了尊金佛,端端正正地坐着,一如既往地摆着张棺材脸,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可惜如今这张面皮下换了心,平时的冷面小书生这会儿脸上正盘着两坨异常的绯红,一双停不下来的花瓣眼正不住地往旁边扫着,时不时还会哼哧哼哧地笑两声。香芋同学出来接水,乍一见这样的场景,眼皮跳了两下,觉得自己以后怕是再也不能正视这位高冷的吴同学了。

其实边伯贤并没有给他准确的答复,虽然早上耐着性子听完了他表露真心,连个阅都没有,只是漫不经心地点了个头,说了句知道了就下了楼。

两人现在算什么关系,以后要怎么相处,边伯贤一律没提。

吴世勋心里没底,但是想着边伯贤没有当场拒绝,昨晚他们又做了那样的事,这样,大概就是默许了吧。他设身处地地揣摩了一下,觉得边伯贤不说喜欢自己,起码是不反感的,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又暗暗生出期盼来,只想等边伯贤醒来,亲口给他一个答案。

 

 

不管去哪里,总是去的路上慢,回来的时候快。一群小猴子感觉才刚上车,下一秒就看到了熟悉的街道。分别在即,车上的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花一样的少女们紧握着手,有些脆弱的眼里已经含了水。男孩子虽然没有那么娇气,却也觉得写出少年不识愁滋味这句诗的人简直是放屁。

边伯贤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学校了,正好是车里压抑到巅峰的时候。他先是被这样的气氛惊了一下,回转过来后又觉得心疼,默默感叹,都还是一群孩子啊。

香芋红着眼角,可怜巴巴又小心翼翼地说:“边老师,我能抱你一下吗?”

边伯贤本来就不太硬的心肠立马像浸了山楂汁似的软了,“行。”说完就张开双臂,轻轻抱了眼前的女生一下,又拍了拍,“以后有问题再来找老师。”

香芋点点头,声音里带着点哭腔道了谢,逃似的往学校里跑了。

这天边伯贤一直站在车头,跟这些孩子一个一个地拥抱,告别,看着她们在不远处约定以后还要一起出来玩,名为青春的气息肆意地在她们周围流转,散发着明亮艳丽的光线,边伯贤眼眶发涩,突然有点怀念起中学时代来。

 

 

竞赛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学校刚考完期中考试,边伯贤只是个任职教师,不用带班,每天上完一两节课就窝在办公室里没事做。闲得无聊的时候就开始琢磨怎么跟吴世勋家里坦白。

他依稀想起自己刚出柜那会儿挺顺利的,边父边母冷静商量了一晚上,问他是否已经想好,最后告诉他一切都以他自己的想法为主。

边父边母是年轻的时候在外面留学认识的,回来后结了婚生了边伯贤也一直偏向西方教育,从小就让他学习凡事自己做决定,后果自己担。是以他出柜的时候父母也比较开明,由始至终地尊重他的意见。

他虽然没见过吴父吴母,但看着吴世勋,觉得应该就是传统的中国中年夫妇了。可能会有一点偏差,但也不会差太远。

这就难办了,一般的家庭不说思想封建,但总归是保守的。吴父吴母勤勤恳恳了大半辈子,大概是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儿子会喜欢上一个同性这样的事情。

但他既然认了真,就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退缩。说是一定要说的,问题在于怎么说,为这种事断绝父子关系的他见过不少,之前觉得没什么,总归是自己做的决定,开心就好。可这次的主角是吴世勋,他得步步为营,一点都不能错。他承认自己是贪心,可他不想吴世勋以后真的没了父母,就这样失去世界上最爱他的两个人。

这样对吴世勋不公平。

 

 

抽屉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边伯贤抽空瞄了一眼,发现是家里打来的。

“喂?”

“贤贤啊,”边母先是亲热地喊了一句自己的宝贝儿子,下一秒就变了画风,“小王八蛋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都敢几个月不回家连个电话也不打了是吧,有本事永远不要回来下次见面让你爸打断你的腿。”

“王八没有翅膀。”边伯贤眯着眼懒洋洋地纠正了他妈的语法错误。

“滚,就你知道得多。”边母笑着骂了一句,顿了一下,状似漫不经心地问,“上次让你找个伴,找到了吗?”

正主来了。

边伯贤面无表情地想着。

“算是找着了吧。”他斟酌地开了口,边母一直想让他找个伴,怕他一个人憋出事,这两年催的越来越急,几乎隔三差五就要打个电话提醒他一下,行走教材之皇帝不急那啥急。果然这句话一出,对面语调都欢快了起来。

“找到了?那就好那就好,我一直觉得你脾气不好人又懒,怕没人愿意跟着你,现在居然有个瞎了眼的能跟你好,你要是让人家跑了,以后也就不用回来了,丢人。”边母油光滑嘴地损了宝贝儿子一通,心里顿时一阵舒坦,想了想又不放心地嘱咐了几句,“既然找到了就带回来看看吧,就这周,别让我和你爸等,打铁要趁热,感情也是一样的。拖着拖着就没了,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

“我问问他吧。”边伯贤握着手机,心里针扎一样钝了一下,感情最怕拖,尤其是吴世勋这种小青年,过几天热度下去了就再也燃不起来了,他得趁小青年还黏他的时候彻底把人拿下。

    此时吴世勋正在上课,完全不知道就在刚刚,他同时被两个人给惦记上了。

边伯贤觉得自己要是突然跟吴世勋说带他回家见家长,小孩儿估计不乐意,还得先编个理由,把他骗上车。等到了那里就算他想反悔,那也迟了。

那天竞赛回来后俩人关系亲近了不少,尤其是吴世勋,以前还知道这是老师要时刻尊重不能乱来。现在简直像往脸上贴了十块铅皮,见了边伯贤就跟上了发条的永动机似的,三秒不管就能上天。

白天上课,放学吴世勋先回家做作业,看着快到晚饭时间了就往边伯贤这里跑,十几年的耳濡目染不是白看的。吴世勋不敢说自己做的饭好吃,但满足边伯贤绝对没问题。所以这阵子边伯贤也懒得叫外卖,天天跟吴世勋去逛超市,然后回来瘫在沙发上等投喂。

今天吴世勋没按时来,边伯贤看了看时间,想着可能是今天作业多了,正准备低头玩一把手机游戏的时候,门铃响了。

打开门瞬间扑过来一条黑影,边伯贤条件反射地接住,下一秒嘴角就被强硬地撬开。

柔软的小舌相互纠缠着,一时间屋子里充满了津液交替的声音。感觉再发展下去就要脱离控制的时候边伯贤搂着吴世勋低头在他肩上咬了一口,“吴世勋我饿了,先做饭。”

吴世勋没出声,抱着他平复了好大一会儿。

“天爷,”边伯贤一脸的难以形容。

吴世勋一张脸红得像颗大番茄,还义正言辞地小声跟边伯贤解释,“不就是硬了么,年轻都这样,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我怎么没硬?”边伯贤勾着嘴角问。

“你老了。”吴世勋反击。

“我是跟你脑子里想的东西不一样。”边伯贤嫌弃的上下扫了吴世勋一眼。

吴世勋点头,“好吧,我争取下次跟你想的一样。”

 

 

吃过饭,吴世勋在厨房刷碗,边伯贤靠着门边欣赏着包了小围裙的吴世勋,吹了声口哨,“小吴同学,组织跟你商量件事。”

“你说。”吴世勋没抬头,加快了手上动作。

“这周你有事吗?”

“没有。”

“出去玩吗?”

吴世勋把最后一个碗放进橱柜里,走到边伯贤跟前,凑过去吻住了他,“这种事不用问,你决定好了通知我就行。”

边伯贤笑了起来,“行,那你这两天记得收拾两件衣服,星期五下午放学直接走。”

“嗯。”




评论 ( 8 )
热度 ( 6 )
 

© TO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