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I

要向前看撒

化学方程式

 

50

边伯贤赶到医院的时候看了手机,快十二点,医院里的叔叔阿姨应该还没吃饭,于是掉头先去了旁边的小餐馆打包了两盒红烧肉盖饭。

306一共两张床,空了一张出来,一个神色愁闷的中年男子正锁着眉头在上面坐着,另一个中年妇女打扮的女人双眼无神的看着床上躺着的少年,两口子默契地一言不发,仿佛在等着什么人。

边伯贤打开门进去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一时有点进退维谷。

“叔,姨,你们还没吃饭吧,我…”

“谢谢,先放那儿吧。”吴母抬起头,冲他笑笑,“你就是边伯贤吧。”

边伯贤愣住。

“你先出去,我想跟你说会儿话。”吴母站起身神色如常的拢拢头发,语音很轻柔。

“伯贤,我可以这么叫你吧?”这个老实巴交的中年女人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继续说,“我们世勋从小就很听话,也不给我们惹事,我们平时店里忙,他做完作业还会主动帮我们送外卖。他成绩很好,长得也好,”女人依旧带着骄傲的神色,语气却渐渐哽咽了,“我和他爸就想着,再干一年,就一年,等存够了给未来儿媳妇买房子的钱,我俩就能回去,等着世勋考大学,找工作,结婚生子,每年带着孙子回来给我们拜年。”

“可是,这个我们看着长大的孩子前两天跪在地板上跟我们说,他喜欢男人。”吴母眼里不知何时盛满了泪水,“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边伯贤一瞬间心脏骤疼,说不出话来,吴母抹了把眼泪,继续开口道,“你别看他平时乖得不得了,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真犟起来的时候,谁的话都不听,这次跪了整整四天,不说一句软话,要是没有今天这个事,说不定现在还在地上跪着。”

吴母红着眼睛,“我知道,这事大概是没有办法了。”

“他那么喜欢你,你也喜欢他吗。”吴母定定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你比他大,他现在是一头扎进去出不来,你呢,你看着,也不过才二十多岁,再过几年,你们能保证还像这样……”

“不能,”边伯贤轻轻的开口,“阿姨,以后的事情我们都说不准,这个我真的不能跟你打保证。”

“吴世勋再过几个月就高考,上大学,大学比现在的高中大,他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事,可能会变,不,”边伯贤想到以后的吴世勋,笑了笑,“肯定会有变化,那个时候他喜欢男人还是女人,我也说不准。”

“但是我是改不了了,这么多年,喜欢男人这个习性就像钉在了骨头里,一辈子估计也就这样了。刚开始我也拒绝过,也跟他说过,他那天跟我说他不在乎,还是喜欢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摆脱不了他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在他喜欢我的这段时间里,我都走不出来了。”

“阿姨,您看看我,觉得我不正常吗?”

吴母看着他,眼神里有探究也有疑惑,半晌,摇了摇头。

“我们这个不是病,只是有点跟别人不一样,如果可以,我们也想跟别人一样,可是事实就是这样,我们越是想压抑,就越是痛苦,本来就很艰难了,何必还要委屈自己呢?”边伯贤说,“至于您担心以后的事情,我只能保证我的心意,在和吴世勋交往的这段时间里,我会尽可能让他开心,帮助他,和他一起努力,因为我爱他,如果以后哪天吴世勋突然想通喜欢女人了,我也不拦着他,您是过来人,真正的爱从都不是束缚,我这么说您能明白吗。”

“你不会觉得不甘吗?”

“不会。”边伯贤斩钉截铁。

吴母沉默了,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最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和他爸先去吃饭,你进去守一下吧。”

“阿姨,”边伯贤轻轻的笑了一下,鞠了个躬,“谢谢。”

吴母冲他摆了摆手。

 

吴世勋是饿醒的,他睁开眼想要说话,紧接着被全身接踵而至的疼意吓了一跳。

艰难的把头转到一边,看清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时差点跳起来,他眨眨眼,怀疑自己在做梦,“边伯贤?”

“嗯?”坐着玩手机的人抬起了头,“醒了?”

吴世勋无端抖了一下,直觉那人心情不太好,“嗯。”他战战兢兢的回答了一声。

边伯贤睨了他一眼,“饿吗?”

“有点。”吴世勋小声的回答。

“保温盒在桌上。”边伯贤低头继续看手机。

吴世勋噎住,别说去桌子那边,他现在连坐起来都需要人协助。

“为什么要突然出柜。”边伯贤冷眼扫过来,整个人相当的不好惹。

吴世勋大概知道了问题的缘由所在,“当时情况很紧急。”

“嗯。”边伯贤眯眼。

“二姨突然说到这个话题,我妈又问我是不是,我实在没办法。”吴世勋忍着刀剜般的冷意,继续说。

“你可以先撒个谎,明明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边伯贤挑眉。

“我,我也想,早点带你回去见家长,反正迟早也要说……”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吴世勋词穷。

过了一会儿他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似的,“你怎么在这儿!”

“我妈他们同意了?”

这时恰逢吴母推门进来,“小王八蛋,知不知道什么叫尊重长辈,有你这样在别人后面嚼舌根的吗?”

吴世勋有种把头缩回去继续装死的冲动。

不管怎么样,他看着和边伯贤讨论自己成绩的母亲,心里那块悬了许久的大石头,终于落下来了。

 

 

高考完后边伯贤被请到吴世勋家里去吃饭,饭桌上吴母很是热情的一直给他夹菜,“小边多吃点,你看你太瘦了。”

边伯贤不好拒绝的埋头苦吃,吴世勋在旁边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吃完饭边伯贤要帮忙洗碗,吴母抽出一只手给了他一巴掌,“让你干活了吗,好不容易他们考完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去,别在这儿捣乱,去外面跟叔叔看电视。”

“好。”边伯贤笑着点头。

吴父没什么别的爱好,平时喜欢喝点茶,边伯贤从包里拿出一盒学生过节送给老爸的茶递了过去,“叔。”

吴父一边笑一边爱不释手地接了过去,“来就来,带什么东西。”

“对了,”吴父像想起了什么,从茶几底下拿出一个文件夹,“这个给你。”

边伯贤瞄了一眼,等看清xxx房产证几个字后吓了一跳,“这个我不能收。”

“给你就拿着,”吴父语气有点不好意思,但不容置喙,“这大半年你也不容易,世勋考试那两天你比我们还要紧张,个中真心我们都看在眼里,年后我们就要回去了,世勋就交给你我们也放心了,再说这东西本来就是要给世勋以后的…”吴父顿了顿,“收着吧。”

吴世勋站在他身后,点了点头,“收着吧。”

“那你们怎么办?”边伯贤问。

吴父拍拍他的肩,“不用担心我们,老家的房子还在呢,大城市呆不惯,正好可以回去归隐,他妈跟我想法一样,你们放心吧。”

边伯贤还是不肯接,摇着头认真道,“房子我有,钱我们也够,这个东西真的太贵重了。”

吴父皱着眉,“你这孩子。”

“好好说话!”洗完碗的吴母回来给了吴父一下,转头又是笑面如花,春风般的温暖,“小边,这东西你现在不收我们回去的时候直接折成现金打到你卡上也是一样的,只是你知道现在比起存款,还是房子比较值钱,我们是没什么关系,就看你怎么想了。”

边伯贤头疼的看着他们,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只能先接过来,就当是帮他们放着,想着以后再找个机会还给他们。

吴母见他收了,心里更高兴了。

“那个,小边啊,”吴母擦擦袖子,“这么久了,我们想见见亲家母,你看最近能抽出时间来吗?”

边伯贤一怔,这阵儿吴世勋考试他也跟着神经兮兮的,家里那边来了好几次电话,说关系确定下来了早该正式见个面,被他一直挡了回去,怕吴世勋分心,这回吴母提起他才想起来,“能!您什么时候有空,他们随时都行。”

 

甄美丽在接到自家儿子电话的时候正在敷面膜,看了眼屏幕便按了免提,“有事准奏,无事退朝。”

“你们最近有时间吗,阿姨想跟你们见个面。”边伯贤语气听上去很是愉悦。

“哦,我看看啊,”甄美丽看看日历,“周四没事。”

“那就周四。”边伯贤很快挂了电话。

“臭小子。”甄美丽压了压面膜,随即反应了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边文傅冲了进来,“怎么了?又看到蟑螂了?”

“我是那么胆小的人吗?”甄美丽朝着自己丈夫翻了个白眼,喜滋滋的开口,“儿子说要和世勋的爸爸妈妈见面了。”

“这是好事啊。”边文傅挑眉,“那你叫什么。”

“我高兴。”甄美丽哼着歌,转过头继续在脸上涂涂抹抹。

评论 ( 5 )
热度 ( 8 )
 

© TO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