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I

要向前看撒

阎王和老鬼


 (此文又名:阎王不足与外人道的暗恋)


“大人,”山鬼嵬一脸的生无可恋,“您真的不管管吗?”

吴世勋抿着嘴,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十四次了,三十四次,马上月底,我连一个魂都没牵回来,每次都被他半道截胡,更不用说其他人,他要这么多小魂干嘛啊,收集癖吗,这什么破爱好?”山鬼嵬彻底崩溃。

“好了,我知道了,下次换白鬿去。”吴世勋一锤定音,挥手赶走了这位黑炭似的话唠。

山鬼嵬本来还有些意犹未尽,抬头看见吴世勋耐心即将告罄,立刻伏低认小地扶墙溜走了。

男色害人,关上门的同时他在心里默默唾弃了一句。

吴世勋站在案台前,看着乌压压,黑沉沉的天空,想到那个人,心里柔软得仿佛滚了一只小奶猫。

怎么能管呢,他想,怎么忍心在名单上写下他的名字呢,到时候孟婆那个专爱拆人姻缘的活王母一碗药汤下去,自己跟他不就真的一点联系也没有了么。

再等到他光条条来去无牵挂地投了胎,那时候又要去哪里找他。想到这里,吴世勋皱眉,一阵暴意突然翻起,原本还透着点活人味的脸色瞬间换成了死气沉沉的青白,几股浓墨般厚重的黑气冲出屋子,转眼便萦绕了整个地府,道行稍微低点的小鬼当场就被这股威压给吓得跪下了。

 

边伯贤牵着新死的陈百仁,有一搭没一搭的撩着闲,“那个尖叫的女人,是你妻子吗?”

身旁的陈百仁浑浑噩噩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摆了摆手,“是我亲妹妹。”

“嗯?”边伯贤挑眉,“你还没有成婚?”

“未曾。”陈百仁点头。

“那有喜欢的姑娘吗?”边伯贤又问。

陈百仁低头仔细回想了一小半刻钟,再看向边伯贤时,明明脸上还是死人特有的灰白色,眼里却像是突然注入了一汪春水,带着几乎要漫出来的绵绵情意,“有的。”

边伯贤被他盯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好了好了知道你有不用继续想了。”

话音刚落,他便目瞪口呆的看见这只还没有熟练掌握自己灵体的新鬼冲他挤出一个友好的笑容,嘴一咧,一抔黑血十分应景的淌了下来,边伯贤作为一只活了几百年的老鬼,死活不想承认自己刚刚居然被一只刚死半天,还不太会走路的小鬼给吓得差点想蹿到树上去。

嘴边仍兀自挂着一条血流的新鬼愣愣的看着瞬间移开的边伯贤,自觉有些受伤,但转眼想到如果不是面前这位老前辈,自己或许早已被鬼差带走,投胎去了。他放不下那位心心念念的姑娘,总想着回去再看一眼,这样一来,老前辈也算是自己的恩人了。

陈百仁这人说不上特别聪明,在某些事情上更是显得有些愚昧,然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想起边伯贤对自己有恩,便觉得这人做什么都可以理解包容,他又朝边伯贤笑了一下,似乎知道自己遭到了嫌弃,也不吭声,默默落后一步,在边伯贤视线不及的地方不紧不慢的继续跟着赶路了。

这下轮到边伯贤不好意思了。

他先是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随即不动声色地从衣襟里掏出一条与他本人形象眼中不符的绸缎丝帕来,言简意赅地冲陈百仁点点头“诶,擦擦。”

陈百仁诚惶诚恐地摆手,“谢谢,我用衣袖就可以了。”这东西能拿来擦脸,他怕老天爷下一秒就能开眼劈了他。

边伯贤猝不及防被拒绝,举着的手在半空中小幅度地抖了一下。

“这帕子挺好看的,想不出来你还喜欢这种。”陈百仁似乎觉得辜负人家一片好意有些不太好,双方无言了半晌,最终还是陈百仁期期艾艾地开了口先搭话。

“嗯?”边伯贤回神,扬了扬手中的绢帕,“这个吗?”

“不知道,我死了几百年,很多东西都不记得了。”他低着头,神情有些落寞。

陈百仁这才发觉自己提错了壶,跟咳嗽似的吭哧吭哧了好几声,最后用堪比蚊子的声音说了句,“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跟你又没关系。”边伯贤笑笑,把帕子折了几折,又小心翼翼地放回去了。

 

边伯贤法力强大,地府没几只鬼敢从他手上抢人,当然,不排除某位大人在地府生存守则中明令禁止各位鬼官对边伯贤出手,违者绕地府院墙跑100圈。

所以每个月边伯贤抢回去的魂魄们,只能依靠阎王亲自上地,身体力行地抓回来。

吴世勋撑着下巴,出神地看着边伯贤安静的睡颜,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这样做会被那人突然醒来抓包。

他舍不得对边伯贤下手,只能每次通过一些小法术,让边伯贤就这样安逸地睡到大天亮。而每个月也只有这几个时辰,他能光明正大地看着这人,和他待在一起了。

阎王爷暗恋一只老鬼,这在地府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只是众鬼不能理解的是,堂堂阎王喜欢上一只鬼就算了,居然还是没出息的暗恋!还一搞就好几百年!这件事说出去真是十分的没有面子。

然而嫌弃归嫌弃,整个地府还是很包庇自家老大的,证据就是,众鬼对外一致统称阎王是因为每日公事缠身,才没有办法和老鬼厮混在一起。

没办法,鬼生太过无聊,每天就抓抓魂想买醉还得去孟婆那里交钱喝汤,他们生活中唯一一点乐趣,也就是老大每次上地见老鬼时的盛状了。

于是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里,一干平日里清心寡欲黑脸白目的鬼官们潜伏在枝桠横叉的小树林里,并丝毫不觉得这样很猥琐无下限,眼睛一眨也不眨地观察着远处一躺一坐的两人。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TO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