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I

要向前看撒

阎王和老鬼

(此文又名:阎王不足与外人道的暗恋)


年轻人的面相长得十分符合审美,五官深刻,特别是眉眼间的轮廓,看上去不像为人所生,倒像是被人用墨尺比划着雕出来的。

这人的爹娘约莫是是做惯了官场老手的一派作风,以至于他看上去不过区区十七八的年纪,身上却始终带着一份很是能唬人的沉着冷静。就算只是平常对视,眼眉扫过也具是睥睨之色。然而现下此人低垂着眼,神色寡淡,略微纤长的眼睫毛在末尾稍稍打个卷儿,平白添出一份无害来,这使他看起来颇有一副我见犹怜的墨美人意味。

玉帝平生好美人,不管是姿色出众的仙娥,还是南天门的清秀小将,只要被他瞧出一分意思,就会找个由头给人家送去一份好礼,事后总要挂羊头卖狗肉似的解释一番,说这是奖励那些人为提升天庭众人的幸福感做出了重大贡献。

上位者做得久了,一碗水如何端平对玉帝来说简直小菜一碟,女色男色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享受,美这种东西,如果要区分的话,那可就分得多了去了。

但如果美能排名打号的话,台下年轻人绝对算得上是上乘之姿。玉帝揪着胡须,心下一片叹息,如果这位小美人讨的赏也能美丽些就好了。

“玉帝叔叔,”吴世勋站得笔直,“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会提他上来的。”

胡闹!

玉帝简直想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一脚从凌霄宝殿踢到南海去。

可看着这张同清禾帝座与岐莲上仙如出一致的面皮,他又实在下不去手。

连说一句重话都怕会惊扰到这只小凰雀。

所以他只能挂出一个招牌的慈祥笑容,“小勋勋,除了这个,别的伯伯都答应你,好不好,你爹娘说过你要听话的,不要闹了,乖。”

“那让我下去。”吴世勋迅速地转移了方向。

这还不如刚才那个呢!

玉帝气得脑门儿发疼,“这件事没得商量,你给我滚回去好好反省,在灵雀殿里想通了再出来!”

吴世勋紧抿着嘴,一言不发,半晌才硬邦邦地开口,“我不。”

“你要是不知道怎么跟我爹娘交代,我自己去说。”他抬头直视对方,神色不卑不亢,似是要跟这位仙界当中身份最为尊贵的男子死扛到底,“要打要罚都算我的。”

算屁。玉帝面无表情地想,有什么火他们只会冲我来,你个小王八蛋哪次遭殃过。

也不知道清禾岐莲出来以后看到自己养了几千年的儿子成天和一个老鬼厮混在一起的画面会是什么想法,玉帝再次叹气,算了,几千年都惯过来了,再多这次也多不到哪儿去。

于是他冲着台下仍楞得像块砚台似的小王八蛋挥挥手,言简意赅地传达了自己的中心思想,爷不管你了,滚吧。

吴世勋这才露出了一个稍显吝啬的笑容,“谢谢玉帝叔叔。”随即转过身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金碧辉煌的凌霄殿。

 

吴阎王终于决定主动出击

下一次两人正面gang交锋

好戏就要来了!


晚安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TO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