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I

要向前看撒

阎王和老鬼 · 番外上

 

(此文又名:阎王不足与外人道的暗恋)

很久以前,世界被划分为仙,人,魔,妖四大界,彼时各界虽说不上多和睦,但也井水不犯河水,从未起过什么冲突。

直到有一天,一位平日里作恶为歹惯了的魔界二世祖误闯人界,恰逢皇帝最小的女儿举办及笄礼。看腻了魔族妖女的二世祖陡然瞧见公主少女初成的模样,一瞬间只觉得地河冲上山峰,整个世界都撞得分崩离了析。当天夜里就摸黑偷偷把人掳回了魔界。

皇帝大怒,亲自率领百万雄兵到达人魔两族边界,并传令若不送还公主,将即刻进攻魔界。

谁知魔王本身就是个不点自着的炮仗,皇帝的盛怒不仅没让他产生一丝顾忌,反而被他看做人界对魔界的挑衅,当下就杀了公主将尸身绑在墙头,放言狗皇帝胆敢跨进魔界一步,就要拿公主的玉身喂狗。

一旁的二世祖不嫌事大地站在墙头,嬉笑着叫了一声:“皇帝,实不相瞒,我与公主早已有了夫妻之实,都是一家人,做什么非要打打杀杀的呢?大家和睦相处,说不定到时候等我心情好了,还能去替你管管人间,让你享享清福呢。”

皇帝学了大半辈子的宽厚仁慈,孝友诚信,听了这句话,险些生生呕出一口血来,他偏过头阴阴惨惨地冲上面冷笑一声,扭头就朝着将军咆哮,“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

自此人魔两界全面开战。

当地下两界越来越混乱,人魔两族尸横遍野到处生灵涂炭之时,西天终于看不下去,由天庭最有声誉的清禾帝座与岐莲上仙出面,带领十万天兵天将镇压了这场战争。

此时岐莲上仙已怀有三千年身孕,行动难免有所迟缓,一个闪躲不及便中了魔王的毒剑。凤凰一族本就难以受孕,一胎通常也只得一个,岐莲上仙当时只觉得腹中一阵绞痛,隐隐约约似乎感觉到原来的位置上,属于凰族的神元正在渐渐飘散出去。

“不!”凤凰绝望的嘁啼于混战中响起。

吴世勋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正在一只母狐狸怀里,旁边还躺着几只他的“兄弟”。

母狐狸给他舔着毛,见他终于睁开眼,似是很高兴,嗯呀嗯呀地叫了两声,又低头拱了拱他的脖颈。

后来其他几只狐狸都长大离开了洞穴,只有他一直留在母狐狸身边,直到母狐狸最后老到呼吸不动,恹恹在他怀里断了最后一口气。

他想了想,决定给老狐狸刨了个坑,好好埋了。做完这一切,他环视了一圈这个生活了十年的洞穴,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山上遍地都是杂草和荆棘,吴世勋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着,中途还因为踩空滚了好几个土坡,等到终于下山来到路边,原本一身白净乖巧的小狐狸已经变成了一副灰头土脸,皮毛里到处夹杂着草屑的落魄形象了。

“咦?”

他听见上方传来一个没听过的声音。

“这只狐狸拿去卖了,倒是能换点酒钱。”

吴世勋正想抬头看看是什么,接着脖子一软,便被人收进了笼子里。

 

“各位爷瞧一瞧看一看了啊,这乃是小的前天才去山上寻的顶级银狐,刚断奶几天,还未成型,各位爷拿回去养着图个吉利嘞诶。”

吴世勋蜷缩在笼子的一角,饿得皮包肋骨,眼冒金星。

抬眼瞄见四周站着好多四肢纤长直立行走的动物,好像都在观察他,还对着他指指点点,吴世勋缩了缩头,直觉像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他站起身想要跳出这个笼子,然而这几天滴水未进,连保持站立都困难,何谈跳出去。

“哦?这只狐狸看着模样还算讨喜,就是太瘦了。”

头顶传来另一道好听的声音,随即他便被轻柔地抱了起来,闻着这个动物身上传来的隐隐清香,好像没有恶意,他迷迷糊糊地想着,然后放下心,彻底昏睡了过去。


评论 ( 3 )
热度 ( 11 )
 

© TOX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