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I

要向前看撒

阎王和老鬼 · 番外中


(此文又名:阎王不足与外人道的暗恋)

 

吴世勋这几天过得很堕落,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到已经摆好的食物,吃完后会有人把他抱出去一个四四方方的,周围围着一圈硬土的平地放风,地上有几堆石头,簇拥的不知道名字但异常好看的花,还有一方小水池,里面喂着鲤鱼。

懒散地舔舔爪,吴世勋眯起眼打量起这个地方,试图理清自下山后经历的种种遭遇。

母狐狸当初的嗯呀嗯呀他一句也没听懂过,那时他尚处幼年,总觉得日子一直都能这样四平八稳地过下去,所以也懒得去猜测母狐狸究竟说了些什么。通常是听个响就当风吹给飘过了。

现在想起来总觉得有些遗憾,母狐狸应该是给他讲过这些的,只是彼时他不甚在意,白白浪费了母狐狸一片苦心。

下午的时候边伯贤(他听到那些动物都这样叫他)时常过来询问他的近况,有无按时进食,在院子里玩得如何,伤口可有再疼等等。

“你们不必跟着了,我带它出去透透风。”边伯贤说完,小心翼翼地把狐狸抱进怀里,踱步走了。

“嗯呀嗯呀。”吴世勋叫了两声,企图跳下去自己走。

“别动,你尚未恢复,还不能下地行走。”边伯贤轻喝,胳膊抱得愈发稳了。

吴世勋抬起头,撑大了一双眼去看他。

边伯贤看着他这副又蠢又傻的样子,忍不住偏过头笑了一下,他还从未见过活得如此处变不惊的狐狸。独自下山不巧被猎户捉到,被人买回来也不知道逃跑,整天吃吃睡睡,似乎对将来的命运一点也不在意。

这习性都快赶上屠夫每年都杀的那玩意儿了。

若单说边伯贤的样貌,很多人都会觉得清冷俊秀,再多看两眼,也只会夸赞一句君子如玉,仪表堂堂。

然而在吴世勋眼中,此时边伯贤一笑,突然让他想起那一天走出洞穴,看见大片大片的迎春花布满山头的景象。

天凝地闭中,仅靠着这一丝春意,整个山头就像又活过来了似的,虽然那之后漫山遍野的百花简直快要晃乱了他的眼,但他永远记得最初那缕拂过耳旁的春风,像情人间最温柔的低吟,泉眼中最甜冽的山水,一旦陷入其中便不愿醒来。

就这样,吴世勋算是正式在边伯贤家里住下来了。

 

边伯贤是当今破军侯府的独子,本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公子,加上边常胜老来得子,这位爷更是被宠上了天。

辛亏边夫人是个极有耐心的,从小便将边伯贤养在身边悉心照料,又请了京城最有名的老师傅来教授学问。所以尽管京城纨绔子弟的数目颇为壮观,边伯贤这位头号子弟却从未生过什么歪心思。

只有一点,在边伯贤看来无伤大雅但在别人看来就伤风败俗的一点,他有龙阳之癖。

“允知答应我明日出去踏青,小狐狸,你要一起去吗?”边伯贤轻轻抚摸着吴世勋背上的皮毛,眼底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

“嗯呀嗯呀。”吴世勋叫了两下,踏青是什么?

“也好,你也该闷坏了,这次便带你去山上走走吧。”边伯贤笑了笑,用手指拨了一下小狐狸立起的耳朵,“好好休息,明天再来接你。”

“嗯呀嗯呀。”被碰过的地方有些发烫,吴世勋便趴在地上把头埋进两爪间不去看他,不知是羞是恼。

喂,你还没说踏青是什么。

不过既然是你求我陪你,那我便陪你这一回罢。



评论
热度 ( 12 )
 

© TOXI | Powered by LOFTER